欢迎来到智品网!

金融

荔枝股价大涨后“耳朵经济”重回视野,音频行业能否突破难题实现复兴?



发布时间:2021-02-18 17:01:53   来源:互联网   作者:

Clubhouse的大火又带动了背后音频服务商声网,以及Clubhouse对家Tiya背后的荔枝。

纵观荔枝、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三家公司,除了公司本身的运营问题外,音频行业还存在诸多盲点。

2020年5月13日,喜马拉雅携手一汽-大众奥迪推出励志音频节目《开阔人生,无畏前行》,打造汽车行业首个品牌音频社区。该节目将在喜马拉雅App和奥迪A4L车载端同步播出。

要知道荔枝近一年以来的股价曾一度跌至2美元。

2018年,曾有自媒体称拿到了喜马拉雅的融资材料。材料显示,喜马拉雅2016年收入2.05亿元,2017年收入7.3亿元,同比增长256%,预计喜马拉雅2018年收入达到25亿元。

音频行业赛道拥挤,谁能突围?

目前,荔枝、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三家公司中,只有荔枝已于2020年1月17日在美股上市。喜马拉雅屡次传出计划上市的消息,但是还未真正的启动上市程序。

据媒体报道,蜻蜓FM还曾和内容提供商??阅文集团陷入侵权漩涡。前盛大文学内部人士证实,蜻蜓FM与阅文集团有着严重的版权纠纷,蜻蜓FM为此牵涉到的版权数量达200多个,被诉讼索赔金额高至100多万元。

由于喜马拉雅未上市,其财务数据未完全披露,关于喜马拉雅的盈利问题也一直是行业内的一个“谜”题。近年来,喜马拉雅屡次传出计划在A股、港股、美股上市,但是均未有后续的进展。挡在IPO前的一座大山就是盈利问题。

在被马斯克点“点名”后,2月1日声网股价大涨,截至1日收盘涨超30%。2月2日,荔枝的股价也随之大涨,收涨41.4%,报4.42美元。在连续暴涨三天后,截至2月4日收盘,荔枝股价已达14.49美元,三天股价累计涨幅227.8%。

根据QusetMobile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网络音频市场格局目形成“一超多强”的态势,喜马拉雅用户渗透率为62.8%,牢牢占据第一梯队;荔枝、蜻蜓FM等居第二梯队,用户渗透率为33.5%。

从运营模式来看,荔枝的运营模式导致其盈利模式较为单一,也是这么多年来其亏损的原因之一。事实上,荔枝自始至终坚持了“UGC”内容创作模式,推广了网络音频直播,主播与平台共享用户的打赏赞助,实现粉丝经济的变现。

反观喜马拉雅走的是内容多而全,UGC+PGC+OGC的大众路线。

从用户数来看,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喜马拉雅在活跃用户数上占有一定的优势。2020年5月喜马拉雅月活跃用户数达到9937.39万人,蜻蜓FM月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二,达到2215.46万人。2020年5月,荔枝FM月活跃用户数为1797.79万人。

版权问题成重灾区

2017年喜马拉雅41.26%的收入来自广告销售,50.1%的收入来自付费业务,智能硬件的收入占比仅为8.64%。2017年的毛利率为57%,净亏损1.08亿元。

2020年第三季度,荔枝净营收为3.6亿元,同比增长10%;净亏损610万元,同比缩窄87%。

注意到,未上市的喜马拉雅最新的一轮融资停留在2018年8月,公司完成了E轮融资,腾讯参投。在往轮融资中,投资方还包括小米集团、京东数科以及阅文集团等。

好景不长,2018年,上海麦克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216%的第四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正在酝酿清盘,股权将于10月29日开始转让,转让底价为24029.28万元,这也意味着蜻蜓FM的国资股东开始清盘了。

2013年上线至今喜马拉雅总计完成了8轮融资,最近一次是2018年金额为4.6亿美金的E轮融资,而喜马拉雅投后估值高达30.67亿美金。在2019年11月曾传其启动3.5亿美元Pre-IPO融资。

创立时间最早的蜻蜓FM,除2018年曾透露过将在两到三年内上市外,几乎未再有过相关动作。在上市这件事上,蜻蜓FM显然比其他两家公司慢了许多。

天眼查显示,作为同样未上市的音频平台,蜻蜓FM于2020年3月完成了最新轮的战略融资,小米集团未投资方。至此,蜻蜓FM完成了共8轮融资,往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百度投资并购部、顺为资本等。

近日,马斯克的一条推文带火了Clubhouse,引发海内外网友的热烈关注。Clubhouse是一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诞生于2020年3月,由PaulDavison和前谷歌员工RohanSeth共同开发。因Clubhouse现在还未开放注册,只能通过已注册用户分享邀请码的方式才能加入。但是这种限制抵挡不住网友们的热情,一时间更是“一码难求”。

但是2016年,蜻蜓FM曾借助“知识付费”扶摇直上。2016年,蜻蜓FM正式布局知识付费市场,在以金庸武侠全集为代表的精品有声书试水付费后,蜻蜓FM接连推出了《矮大紧指北》、《蒋勋细说红楼梦》、《局座讲风云人物》等系列独家付费音频内容。

同时,音频音频服务商正在拓展业务渠道,例如和同样在兴起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合作。

音频行业绕不开的一大问题就是版权问题。

去年12月,荔枝宣布,公司和小鹏汽车达成车载音频方向合作。目前,相关车载音频产品已上架小鹏车载应用市场。

天眼查显示,目前喜马拉雅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数达992起,是其涉及最多的案件原由。

以去年3月知名大V曾鹏宇手撕喜马拉雅为例,当时作者认为有声书《世上有颗后悔药》没有得到他本人和出版社的授权,后续发酵成作家蔡春猪、唐小饭、编剧张瑶等多名作家联合维权事件,最后以喜马拉雅承认侵权,致歉并承诺整改告终。

上海麦克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目前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达285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位列第二,达78起。

如此声势浩大的动作,最怕落得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从音频流媒体巨头Spotify的表现来看播客生意也并不好做。2020年四季度,Spotify实现收入21.68亿欧元。经调整后每股盈利为-0.66欧元,不及预期的-0.57欧元。

虽然荔枝已经率先登陆资本市场,但是并不代表已经成功突围。

2014年,一份《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蜻蜓FM在2014年初,对某知名网络小说改编成有声小说后提供公众在线收听、下载、存储和播放,侵犯了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所有著作权权利。

就连已经在美股上市的荔枝也难逃版权问题,其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累计达485起。

此外,荔枝还于去年9月曾因“涉黄”被约谈。9月9日,据“网信广东”微信公号,针对荔枝APP存在助眠内容挑逗、多名助眠主播诱售低俗色情音视频等问题,广东网信办会同省“扫黄打非”办、广州市网信办、等依法约谈了荔枝App负责人,责令其关停直播板块“助眠”频道等。

有分析认为,虽然荔枝选择的UGC模式能很大程度降低荔枝的获客成本,但是这种模式对于激发用户的付费意愿还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

音频浪潮下,耳朵经济这次能活多久?

长音频行业沉寂了多年后,在2020年下半年突然呈现出燎原之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拥有在线音频用户3.77亿人,对应的市场规模为16亿美元;预计2018至2023年,我国在线音频用户数量的年均复合增速为19.0%,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到6.18亿人,2023年将突破9亿人。

《2020年音频泛知识付费市场洞察》指出,随着城镇经济进一步发展,四五线城市将成为新用户池,内容下沉将成为音频泛知识付费行业新机遇。未来,泛知识付费行业精耕下沉市场,丰富对应新内容,不断获取新用户,形成健康可持续的音频生态。

从财务状况来看,上市前,2017-2019,荔枝的营收保持增长,分别为人民币4.5亿元、8亿元和11.8亿元。但是一直为从亏损转为盈利,期内亏损分别为1.5亿元、934.2万元和1.3亿元。

2020年以来,还受到音频行业公司关注的还有播客。先是喜马拉雅号召全网中文播客为抗疫集体发声;去年9月,快手推出播客应用“皮艇”;11月,网易云音乐将“播客”增设为底栏五大入口之一;前不久,荔枝FM高调推出“荔枝播客”APP。

2021年2月4日,荔枝宣布,公司已与泡泡玛特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打造首个品牌播客。

和Spotify同场竞技的还有亚马逊等和互联网巨头。亚马逊于2020年12月宣布,与创新型播客内容公司Wondery签署协议,并将其并入亚马逊音乐业务。据悉,Wondery是一家新型的播客公司,曾制作热门剧集《DirtyJohn》和《Dr.Death》。

总结

由此看来,由马斯克突然引爆的荔枝、喜马拉雅和荔枝FM为代表的中国音频行业要想获得长期的稳步发展可能还需脚踏实地的做好内容生产,拓展营收渠道。在法律法规的正确引导下,做出更多的创新。

责任编辑:ysman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智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智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智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智品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智品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748492175 邮箱:748492175@qq.com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与智品网联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信息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